免費服務專線
0800-66-2222
現在位置:徵信社首頁 > 新聞中心 > 專欄文章

最重要的小事

姊妹淘/陶晶瑩
常有人問我常有人問我
夫妻如何相處 婚姻如何維持
我都不太好意思回答
因為我和李仁也不過結婚才七年
還只是婚姻階段的幼幼班
所以還在摸索 學習
怎能信口開河
 
這次和幾個家庭同遊峇里島
倒是真正見識了所謂夫妻之間的互信 互諒
與無限的包容
 
T爸爸身居電子公司要職
常年不在台灣
T媽媽一手包辦全家大小事務
不但要照顧兩個女兒
還要照顧婆婆 親戚
甚至我們這些鄰居 也常常受她照顧
不論是過年買雞買鍋碗瓢盆
或是三不五時揪大家到他家一聚
桌上豐盛的菜餚 點心
你都會懷疑T媽媽有六頭二十四臂
 
這次出遊峇里島
難得T媽媽和T爸爸聚在一起
原以為六天假期能好好抱抱老公的T媽媽
卻整日形單影隻
連吃飯時間
都不太看得到T爸爸
枉費T媽每天打扮得光鮮亮麗
 
略顯落寞的T媽被我們一問
無奈地說
公司發生一些緊急狀況
T爸每天抱著電腦電話
不斷在開會處理
連吃飯都顯得奢侈
 
原來如此
大夥兒在游泳池邊玩
又是尖叫又是跳水
沒看見T爸
VILLA擺起浪漫的月光斷崖晚餐
沒看見T爸
好不容易跟著大家去沙灘走走
T爸電腦不離手
還得四處找角度講電話
 
一向活耀的T媽也沒怨言
只在我們問起時搖搖頭
沒辦法
他的工作就是這樣
我只能假裝沒事
然後叫女兒偶爾去看看他好不好
 
 
很難想像如果換成我
我會如此按奈忍受嗎
夫妻見面次數已經夠少
好不容易的假期卻被徹底破壞
很難不動怒
 
為了轉換氣氛
在巴里明媚的滿月下
我問T媽 當初是怎麼認識T爸的
她瞬間泛起了微微的笑意
當初 是因為大學民歌社團
我們兩校聯誼認識的
哇 浪漫的畫面立刻浮現
那 你怎麼會注意到他
T媽笑得更甜 有一次聚會我沒唱歌
他走過來問我 你怎麼啦
我說我喉嚨痛
他二話不說就去燒開水給我喝
讓我很感動
 
原來如此
原來T爸是個細心溫柔的男人
原來
T媽肯如此犧牲地獨守空閨多年
識大體地陪在T爸身旁
不離不棄 無怨無悔
都是因為彼此的相知相惜
 
眼看大家的浪漫晚餐接近尾聲
杯盤狼藉
T爸還是沒出現
T媽說 沒關係啦
我已經送飯送酒過去了
大家早點休息吧
我望著她一個人踱步回房的背影
突然浮現了當年一位翩翩少年為她去燒開水的畫面
 
 
夫妻如何相處 婚姻如何維持
我都不太好意思回答
因為我和李仁也不過結婚才七年
還只是婚姻階段的幼幼班
所以還在摸索 學習
怎能信口開河
 
這次和幾個家庭同遊峇里島
倒是真正見識了所謂夫妻之間的互信 互諒
與無限的包容
 
T爸爸身居電子公司要職
常年不在台灣
T媽媽一手包辦全家大小事務
不但要照顧兩個女兒
還要照顧婆婆 親戚
甚至我們這些鄰居 也常常受她照顧
不論是過年買雞買鍋碗瓢盆
或是三不五時揪大家到他家一聚
桌上豐盛的菜餚 點心
你都會懷疑T媽媽有六頭二十四臂
 
這次出遊峇里島
難得T媽媽和T爸爸聚在一起
原以為六天假期能好好抱抱老公的T媽媽
卻整日形單影隻
連吃飯時間
都不太看得到T爸爸
枉費T媽每天打扮得光鮮亮麗
 
略顯落寞的T媽被我們一問
無奈地說
公司發生一些緊急狀況
T爸每天抱著電腦電話
不斷在開會處理
連吃飯都顯得奢侈
 
原來如此
大夥兒在游泳池邊玩
又是尖叫又是跳水
沒看見T爸
VILLA擺起浪漫的月光斷崖晚餐
沒看見T爸
好不容易跟著大家去沙灘走走
T爸電腦不離手
還得四處找角度講電話
 
一向活耀的T媽也沒怨言
只在我們問起時搖搖頭
沒辦法
他的工作就是這樣
我只能假裝沒事
然後叫女兒偶爾去看看他好不好
 
 
很難想像如果換成我
我會如此按奈忍受嗎
夫妻見面次數已經夠少
好不容易的假期卻被徹底破壞
很難不動怒
 
為了轉換氣氛
在巴里明媚的滿月下
我問T媽 當初是怎麼認識T爸的
她瞬間泛起了微微的笑意
當初 是因為大學民歌社團
我們兩校聯誼認識的
哇 浪漫的畫面立刻浮現
那 你怎麼會注意到他
T媽笑得更甜 有一次聚會我沒唱歌
他走過來問我 你怎麼啦
我說我喉嚨痛
他二話不說就去燒開水給我喝
讓我很感動
 
原來如此
原來T爸是個細心溫柔的男人
原來
T媽肯如此犧牲地獨守空閨多年
識大體地陪在T爸身旁
不離不棄 無怨無悔
都是因為彼此的相知相惜
 
眼看大家的浪漫晚餐接近尾聲
杯盤狼藉
T爸還是沒出現
T媽說 沒關係啦
我已經送飯送酒過去了
大家早點休息吧
我望著她一個人踱步回房的背影
突然浮現了當年一位翩翩少年為她去燒開水的畫面
 
最重要的小事
串連起多年的牽手情
不聲不響地忍受寂寞
不也是一種愛嗎

最重要的小事
串連起多年的牽手情
不聲不響地忍受寂寞
不也是一種愛嗎

精選專欄文章精選熱門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