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服務專線
0800-66-2222
現在位置:徵信社首頁 > 新聞中心 > 專欄文章

愛情並非女人的全部

自由時報 文/蘇士尹

最近跟朋友聊起愛情,總是不知不覺聊到愛情占女人生命的多少?

對有些人來說,愛情只是生命中的一部分,對有些人來說愛情是生活的全部,但對更多人來說,不同的生命階段,愛情在人生的比重是不同的。好比在《玩美舞孃》這部電影裡,來自紐約的蘿拉,當她工作不如意時,愛情雖然是她此刻生命的全部,但她還想跳舞,只想談戀愛,不想結婚。


愛情與夢想的比重

對蘿拉的男朋友、來自埃及的查克來說,婚姻是人生必經的過程,該結婚了,找到適合的對象就結婚吧!他愛蘿拉,可是蘿拉卻說結婚生子是10年後的事。愛情才剛萌芽,很多話他說不出口,望著蘿拉曼妙的舞姿,他愛她,不忍心扼殺她的夢想,只能黯然留下一束玫瑰和信返回家鄉。

失去了愛才知道自己有多在乎,拋棄一切飛到埃及尋愛的蘿拉,發現原來文化差異成了愛情最大的殺手,更令她傷心的是,查克一定不夠愛她,不然怎麼留她一個人獨自在異地裡生活?

有人告訴她,很多埃及人選擇不和他愛的人結婚,她無法理解這是什麼樣的抉擇?她不懂為何有人可以把愛情跟婚姻切分開來?只知失去查克她很痛苦,但再怎麼痛苦,沒有錢就無法生活。


愛情與婚姻的比重

碰到像蘿拉與查克類似的情況時,我們應該自問:「你會不會跟不愛的人結婚?」想來答案應該都是「不會」,但如果再問:「你會跟最愛的那個人結婚嗎?」那麼把情況放到最大,在不同的狀況可能得出不同的答案。

以純愛理論來說,愛不愛跟結不結婚,並沒有直接的關係,可是不禁又會想,那麼如果真的很愛,為何不娶愛的那個人呢?

現實告訴我們,真正能結為夫妻的伴侶好像不是愛不愛的問題,而是能不能在某個時間點,碰到的兩個人同時都想結為生活的伴侶,是以,那位埃及人說得對,而世上也多的是像蘿拉這樣的怨偶。


愛情與環境的比重

跟大師伊絲瑪汗學習肚皮舞的蘿拉,無意間發現伊絲瑪汗竟為了愛情犧牲了一切,當她從舞蹈中重獲新生的同時,也為伊絲瑪汗覺得不甘與不值,同時也為伊絲瑪汗心疼,明明是相愛的兩個人,只因為社會輿論而無法相愛相守,年輕的她無法理解。

面對愛情種種的難題,除了兩個人的相處模式需要磨合、兩個人的價值觀需要磨合之外,其實現實生活中還充斥著許許多多的問題會阻礙,好比伊絲瑪汗就是再婚的問題,而我們在台灣也經常聽到年紀相差三六九的家長阻力。不論我們所面對的愛情阻力為何,愈是年輕、人格還不夠成熟,愛情抗體愈弱,愈無法承受社會所加諸的種種壓力。

伊絲瑪汗其實代表了一位忠貞的愛情信徒,但即便是她,依然無法抵抗保守的回教社會壓力,直到碰到了來自西方社會教養長大的蘿拉,她教她如何舞得自在的同時,她也重新找到自在的力量,重新面對感情。


 

愛情與自我的比重

在愛情裡,我們學到的不是迷失自我,而是找到自我之後,才能尋到真正的愛。不論蘿拉還是伊絲瑪汗,不同的文化薰陶下、不同的人生閱歷下,在愛情裡,她們都曾經迷失自己,唯有重新找回自己後,才更清楚自己要的愛情是什麼,自己想要的人生是什麼,而以更坦然的態度看待愛情。愛情與自我的比重也許人人不同,重要的是每個人都該找到自己的平衡點。 女人國際徵信社

精選專欄文章精選熱門話題